风间__

浪漫与少年质感

Sense

ooc

给我的one pick@毒奶粉深渊机械师 

其实是电信诈骗受害者交作业(熟人作案要不得!


可以看作Collection前篇


Sense



小声通知

惊觉自己仿佛提问箱回答博主

所以开了一个子博客把之前的回答迁移了

以后查看提问箱的回答也请移步 

@here 

Heaven

ooc


06.


为了驾驶安全请移步置顶的AO3主页自行寻找观看

请在这里留下评论,我很喜欢阅读大家的想法



是人生中第一场con

开场后喊应援喊到声嘶力竭

左耳直到现在还在耳鸣


但是很幸福

梦想了七年的人站在我眼前的舞台上

唱歌也好跳舞也好讲话也好

是真的很美好

talk的时候小贤一直用粤语讲“多谢”
还一个人偷偷比划舞蹈学翻译说话
这个世界上怎么能有这么可爱的人呢

入场的时候领到的手幅上面写

“与EXO相遇是一生爱情开始的瞬间”

以后也继续相爱吧,我们

拥有从6岁就开始的朋友还是蛮好的

叫出来吃宵夜 宵禁是形同虚设的12点

坐下来很自然地开始聊

从小学往事到高考数学压轴题自己的伪证的

期间妈妈打了个电话

“居然在喝饮料,你们两个不该喝酒吗?”

start a new journey to HIT

Heaven

ooc

血腥暴力预警



05.




“珠泫。”


“珠泫。”



“珠泫!”


铺天盖地的雨水。


裴珠泫疲惫地打起精神,那支跟冈格尼尔*一同出自世界树*的长箭安稳地被她握住箭尾。


她的目光终点是黑白参半的诡异羽翼的拥有者,或者说,曾经被全天国爱慕的路西菲尔的胸膛。


她敏锐地感知到那颗心脏正在疯狂地异常跳动,炽天使的血统正逐渐向地狱倾斜,暗红色的火焰在羽翼上一点点侵蚀燃烧。姜涩琪支撑住在半空中的身体,同样看过来的眼神是难以置信和不甘的灰败。


被天使长路西菲尔专程从阿斯加德*带回的武器对准了她本人的心脏,裴珠泫眯起眼睛,瞄准的感知不再有半点偏移,箭矢果断地离开弓弦。


下一秒裴珠泫就被剧烈的疼痛控制,位置突然调换,本应射向姜涩琪的箭矢准确地贯穿了自己的胸膛,坠落向地面的距离比她想的要漫长而冰冷。


“珠泫。”


她听见黑暗的最后是熟悉的声音,一字一句都很模糊,像是从另一个世界穿透了层层水雾传来,语气复杂。



裴珠泫从床上惊醒,撑住身体大口大口地急促呼吸。七百年来的噩梦于天国就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她,更何况在地狱。


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却突然感知到熟悉而有意思的东西,是从指尖传来的,七百年前残留的箭尾触感引起的呼唤。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这还真是让人意外。


顾不得虚弱的身体和不允许她离开房间的禁令,裴珠泫径直推开书桌旁边那扇显然并非出口的门,迈了进去。



门在她身后关闭,这里显然是藏书阁,高大的书架排列整齐,一直分布到视线的尽头。


裴珠泫随意从书架上抽出一本,封面上涂涂画画但不是姜涩琪的字迹,甚至文字也来自她虽然学习过但是了解得不多的语言。


她翻开中间一页,竟然是精密的图纸,尺寸和材料标注得清楚,洋洋洒洒好几页之后她理解了图纸的出处。


显然是从瓦特阿尔海姆*得到的书籍,世上最会建造工具的侏儒和地狱与天国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当初那支贯穿路西法肩膀的长箭里面并不缺乏他们的打造。虽然拥有图纸并没有什么用,侏儒的工艺一向是未解之谜,但是裴珠泫仍然没有想到姜涩琪的藏书囊括如此广泛。


她路过更多乱七八糟的奇妙藏书向深处走去,大多数不是天国和地狱的产物,来自尘世或者更遥远的那个世界树建立的地方。


不过仔细推敲下来还算正常,毕竟在天国时姜涩琪接管了大多数和世界树有关联的事务,堕天之前她之前就有一部分藏书,这些年来和那边保持交流也并不是难事。


毕竟姜涩琪最喜欢有趣的东西,是跟天国里自己的藏书阁几乎截然相反的书籍收录,彻头彻尾的异端风格。


裴珠泫继续着自己不紧不慢的书目浏览,直到她看见一册过于让人觉得匪夷所思的书籍。


按照路西法的排列习惯,《死海古卷》*旁边本应是尘世的宗教学著作,可是来自海姆冥界*的官方文件却端端正正地摆放在那里。


裴珠泫疑惑地打开,里面的内容平平无奇,大概是感谢为保持友好交流的酒会邀请,不过真正引人注目的是海拉附上的亲笔信。


“致亲爱的路西法”,她勉强辨认出来信封上这种鲜少被看见文字,以信封暧昧的颜色不用想都知道是肉麻的情书,可惜背后的火漆印暴露了这封信丝毫没有被开封的事实。


“可以把手上的资料给我吗,米迦勒?”


声音的主人裴珠泫很熟悉,显然是跟着姜涩琪一起跳槽顺便把天国新闻界搞得一团糟的金艺琳,并且以一种过于亲密的距离站在昔拉身后探了一个脑袋出来。


“你倒是不必对我如此防备,虽然以前你负责了很多我并不喜欢的报道,不过让地狱第二来保护你的人身安全过于小题大做了。”裴珠泫举起手上的东西,“连海拉的情书也一起给你吗?”


“天呐,海拉给涩琪姐姐的情书居然还有吗?”


昔拉转回头跟梅塔特隆咬耳朵,但是被裴珠泫优越的听力捕捉了个一清二楚。


“还”有?

果然是到处沾花惹草的败类。


裴珠泫把手里的所有东西往金艺琳的方向随便一扔准备继续浏览书籍,当然,看在梅塔特隆和路西法的关系上往前者脸颊的方向多用了几分力气。


“嘿,裴珠泫。”


被昔拉叫住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不过不包括被冒犯;随便叫别人本名,地狱的人果然都和姜涩琪一样没什么规矩可言。


“要是不满我刚刚的称呼你也可以直接叫我朴秀荣。”说话人手里拿着差点砸中梅塔特隆的书本,“只是友善提醒,你和路西法的恩怨不要发泄到我珍贵的女朋友的头上来。”


“至于这个东西,”朴秀荣手里的情书兀自在她的注视下燃烧起来,“按照涩琪姐姐的惯例,用来供暖正合适。”


这么看起来随意践踏别人的真心姜涩琪还真是擅长,之前给她败类的评价怎么说都精确无误。


裴珠泫转身向着藏书阁的第二层入口走去,按照她的估计过不了多久就会出现昔拉含情脉脉地摸着梅塔特隆的脸询问有没有身体和精神上不适的画面,她没必要作为观众停留。


“第二个友善提醒,再往前面走是路西法私人区域,眼下和天国正在谈判,惹火她对你没有半分好处。”金艺琳的声音让裴珠泫的身形顿了一下。


谈判吗?


“知道了。”


她说着,踏上了台阶。



“就算只是在地狱边缘,空气也还真是湿润。”

孙胜完看着坐在谈判桌对面的姜涩琪,沉默半响终于开了口。


“四季雨水都很充足,如果气候让您身体不适,那么我表示很抱歉。”姜涩琪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坐姿,“寒暄完了,现在可以谈正事了吗?”


“天国方面的立场是希望您尽快释放米迦勒,之前地狱丢失的城池可以尽数归还,黄金和珠宝也可以任由您开价。”

孙胜完手肘撑上桌面,身体前倾盯着姜涩琪的眼睛。


“如果地狱方面拒绝则可能招来天国与阿斯加德的联合大军,怎么样,接受吗?”


“要是天国愿意放弃米迦勒,地狱可以立马签订停战协议,以减少双方损失的方式从此和平相处,您又觉得怎么样?”

姜涩琪不紧不慢地说着话,眼神漠然而玩味。


“囚禁米迦勒是您的目的吗?”

孙胜完的表情并不太好,姜涩琪甚至从未见过加百列如此愤怒的眼神。


真是有意思。


“情人叙叙旧而已,当然你要理解为床伴之间互相索取我也没有意见。”她轻笑着站起身,“我想单靠今天是没有办法达成协议的,希望天国方面可以再做考虑。”


“若是您执意如此,我们会考虑向神请示。”

孙胜完的语气里面有了警告的意味。


“请示收回米迦勒的生命?”姜涩琪整理着装,“700年前我的叛变损耗了那个废物的大部分力量,现在要是处死米迦勒,你们的神也苟活不了多久。”


“神话破灭对天国而言是灾难,对我来说是满意的事情呢,预言里诸神黄昏*快到了,或许你们结伴吗?”

“天国高高在上的神就是个笑话,这种东西怎么能妄想着对万物发号施令。再加上我和海拉私交甚笃,索尔对她可是十分头疼,真的愿意出兵吗?”

“况且,就算可能的话,你到底要用什么样的心情才能向神开口请求处死裴珠泫呢?”


“姜涩琪,算是我抛开加百列的身份求你。”孙胜完绝望地攥紧了拳,“放过她吧,你大费周章出兵只是为了把她圈在地狱当你的金丝雀吗?”


“哪里是金丝雀,分明是会咬人的兔子。”姜涩琪摸着手指上未痊愈的伤口。


昨天裴珠泫下口可真重,若是尚在天国,她一定会包扎到看起来像要截肢一样严重,在地狱这些年还是少了些乐趣。


“如果踩到您的痛处我很遗憾。”她打开门,“顺便提一句,您的短发很漂亮,我想所有人都会喜欢。”


“和米迦勒还有私事,先告辞了。”


孙胜完坐在谈判桌上看看姜涩琪毫无礼节地离去,开门时趁机逃入的风有些凉,跟天国是迥然不同的感受。


真是蛮不讲理啊,路西法和姜涩琪都是。



姜涩琪回到住处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她和往常一样在睡觉之前走进了藏书阁,一层里面金艺琳和朴秀荣正趁着没有其他人在没羞没臊地接吻,也是和往常一样。


抱着的一大沓书被放置在地面上,这两个卑鄙的恶魔总是借着查找资料在藏书阁里面谈恋爱,不知道照这样下去金艺琳的研究什么时候才能收尾。


无可救药地摇摇头,她在通向二层的路途中放缓了脚步,又继续走上去。



“我没有给过你进入这里的允许。”


她站在自己的书房入口盯着闯入者,那人显然来者不善,因为身高原因面色冰冷地同样用上目线瞪过来。


“有家伙可是欠了债,借着出公差躲避不说,居然现在还倒打一耙,有没有一点忠信礼义的?”


好犀利的言辞。


“嘿,一个亲吻而已,不要搞得像我借了你存在天国银行的所有钱然后携款潜逃了一样。”她说,“况且我不是好端端地出现了吗,整理好我的新藏书就准备来找你的。”


“是吗?”


“姜涩琪从来不骗裴珠泫。”


“抵赖,这句也是谎话。”


“救命,米迦勒公然造谣路西菲尔了!”



姜涩琪还记得金艺琳曾经劝过她不要偏执地把天国的陈设完完全全复制过来,一幅信誓旦旦的样子。


或许金艺琳是对的,他应该相信梅塔特隆的机敏过人,要是采用了那条建议就不会有现在自己站在二层的私人书房门前疯狂气血上涌,该死的记忆一个不落地浮现出来。


是提醒,也是嘲笑。



“金艺琳和朴秀荣没有告诉过你禁止入内吗?”


姜涩琪靠着门框亲手断结了和过往重合起来的画面,雨季不免让人多愁善感,她想。


“我来拜访一个老朋友。”裴珠泫答非所问,缓缓抚摸着那支对准过姜涩琪的箭,“没有物尽其用总是可惜得很。”


“倒是天国的固有的做法,”姜涩琪说,猜想着裴珠泫和楼下谈恋爱的两个人大概已经见过面了,“物尽其用之后再一脚踢开,这么多年没有一点变化。”


“所以天国决定放弃我了?”裴珠泫说得不像是件大事,丝毫不想满足路西法要激怒她的愿望,“彻底驱逐还是准备让神收回我的生命?”


“后者,好在我足够善良地提醒了加百列收回你的生命会对神造成巨大的反噬。我的反叛已经让那贪生怕死的神元气大伤,它当然不敢再让你死亡。”


得意的口气让裴珠泫反胃。


“没有人提前告诉我加百列换了发型,短发很适合她。”姜涩琪交叉起手臂,“就是不知道怎么会同意试图让你死的决定,你们不是朋友吗?”


“以加百列的立场没什么不对,和胜完的私人感情无关,她一像做得很好。”裴珠泫眼皮也没有抬,一幅油盐不进的样子,“天国跟你这种地狱的败类不一样。”


卑鄙可耻的家伙连友情都开始挑拨,真以为她会上当吗?

蠢货。


“至少天国不会在外交时收到夹在公文里的情书,再用极其卑劣的心态付之一炬。”

“海姆冥界一直都是独善其身,我还在想怎么突然反常了。”

“虽然情书你没看过,但是仍然免不了是个垃圾。”

带着在天国时练就的假笑。


“啊,那跟我睡过的你又是什么货色呢,米迦勒?”

裴珠泫看着姜涩琪一步一步慢慢逼近,最后把自己抵在了墙上。


“骂过我不少次吧?逞口舌之快愚蠢至极难道你不知道吗?”

“噢不对,你应该是知道的,是又想和我上床了所以故意说的吗?”

“昨天求我的时候......”



对话没有机会继续。


这么多年过去,裴珠泫挥拳的动作居然和那时候出奇的一致,可惜路西菲尔早就不在了,不会有乌利尔让她们牵着手彼此和好,再让姜涩琪骗到一个拥抱。

米迦勒对于路西法从来没有半分留手过,战场上是,现在也是。


血液滴落在木质地面上的声音在只有她们两个人的书房里面被放大了无数倍,姜涩琪漠然地把手从鼻子下方拿开,丝毫没有在意昂贵的衣服上留下的痕迹。


整个人被迫抵住墙面接着是脖颈被扼住,姜涩琪手指上的血液被缓缓涂抹其上,白皙到不正常的皮肤衬得红色甚至有些刺目。


那只手缓缓的加重了力度。


“天国那愚蠢的神大概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一点吧,你不是,很想死吗。”


“珠泫?”






TBC



*

冈格尼尔:是北欧神话中主神奥丁所使用的武器,由矮人们用世界树的树枝打造而成。这枪的能力相当单纯且强大,就是“一掷出就一定会命中目标”,是百发百中的神枪,可以击穿它击中的任何东西。


世界树:世界之树是指北欧神话中的树,在北欧神话中,这个巨木的枝干构成了整个世界。


阿斯加德:神国。阿萨神族居住的地方。其中最大的城堡就是奥丁的金宫,英灵殿也是位在此。


瓦特阿尔海姆:侏儒居住的地方。侏儒是厉害的巧匠,拥有种种神秘的力量和深遂的知识,他们打造出很多宝物。


《死海古卷》:泛称1947~1956年间,在死海西北基伯昆兰旷野的山洞发现的古代文献,是研究犹太教,伊斯兰教,基督教发展史的文献资料。


海姆冥界(Hel):和冥国女王海拉(hel)同名的国度,也翻作“地狱”。这是一个冰冷多雾的地方,永夜的场所,只有亡者才能到达。


诸神黄昏:北欧神话预言中的一连串巨大劫难,包括造成许多重要神祇死亡的大战。